最近合奏坑退的差不多,同人似乎没啥兴趣了(
开始企划原创,只想看合奏同人的小伙伴们可以开始退关注(´;ω;`)

【真泉】糖戒指

*OOC属于我
*遊木真强势,不喜勿入ˋ ^ ˊ




















        啾啾啾——午后,遊木真养的金丝雀在窗口提醒他现在的时间。床上平躺的两人受到鸟叫声干扰,其中一人撑着疲劳的身体坐起来,「呼啊——唔嗯……泉前辈,该起床了。」



        眯着朦胧的绿瞳,抹了几下眼周,真伸出手指逗弄濑名泉,搔过泉平静的睡脸,戳了脸颊。泉的反应却只是发出咕噜的不满声便翻身睡去。



        不过一会儿,泉糊糊地说了句:「……游君早上那么激烈我很累。」语调从干涩的喉咙发出,泉默默调戏完,在真看不见的角度上扬嘴角。 真迅速红了脸。确实早上一醒来就做了三次没错……啊啊啊,泉前辈这不是醒了嘛。


       「……泉前辈,可是你也有要求『再来、我还想要……』之类的。」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多大胆的语句,他躺回床用接触了冷空气的身体包住泉,与冰凉身体相反的是,耳边温热气息围绕着泉耐心,最后的字眼用低音气音做了结尾,重击泉的心房。


        泉回头弹了真额头又迅速转回,「遊、遊君怎么学会撩人了,哪个坏人竟敢让游君学坏、坏知识……!」假装镇静的嘟着嘴直盯着真,但口吃暴露无遗。心跳声鼓动到泉紧紧抓着胸口布料,脸上火辣辣的。


       「泉前辈,我昨天看到了一个地方适合赏星空,今晚一起去吧?」构想着今晚的企划,打闹完的真问完就离开床铺穿了简便套装,继续让泉好好休息养精神,去街上买了一个古老的童玩。


——


        幽静的清澈湖边,点点火光飞舞着。抬头仰望天空,除了星光点点就是细弯月亮。低头看向湖,反映天空与自己的脸。


        「遊君的好景点是这里?」泉披着水蓝薄外套,站在湖边,眼神亮晶晶的,如同那些星光闪耀,如同孩童期待着回答的眼神。


        拔下车钥匙,真不急不徐地从车里出来,摘下蓝色眼镜,「没错,然后……泉前辈来这是否能够答应我一件重要的事呢?」说完的一瞬,风似乎看准时机也来参一脚,口袋里的纸条滑出来,那是张求婚的草稿。


        真蹲下急着捡起来,还是被一抹灰色给抢了过去,「呼呼呼——遊君这么想捡回这张纸条是有什么秘……」


        ——泉前辈,今晚的记忆千万不要忘记喔?就算过了奈何桥……也不要忘记。


        泉突然被真往后拉了一步,纸条掉在地上,转过头后柔软的双唇贴上又迅速分离,看着眼前的真单膝跪着。


       「遊、遊君等——」


       「请问泉前辈愿意和我约定终身吗?」不知从哪拿出的糖戒指,上头镶着像天空蓝的一克拉水钻糖果。


       ——既然泉前辈都露幸福的笑容出来了,那我直接也不过份吧?

—Fin—

【真泉】葉

      
*OOC屬於我















       「泉哥哥,我找到幸運四葉了!」亞麻金髮小男孩對著坐在些遠公園木椅上比他大點的灰髮小男孩吶喊。


      ——微寒的秋季,紅楓香的風徐徐吹拂。兩個男孩在公園裡頭分別做著自己的事,一位在草叢裡翻著雜草求尋寶物般;另一個在木椅上興趣缺缺可是很曖昧的看著翻雜草的男孩,露出一抹收不回的溫柔微笑。


      紅色條紋圍巾在雜草裡竄來竄去,急忙的身影沾上草屑屑,木椅上的男孩目光跟隨著不放,「遊君小心點喔,蟲子也許混在裡頭。」


       「泉哥哥不要講啊!我才不怕蟲子……啊啊啊!」

       「遊君!怎麼了——」

       「我找到幸運四葉了!」金髮男孩回頭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鼻頭上還有些土灰。


       ——遊君,你這個笑容可否讓我永遠記憶保存下來呢?


       「真的是四葉的,遊君真聰明。」溫柔摸摸柔軟金髮,男孩羞澀地低下頭接受獎勵。


       「唔……泉哥哥,這個幸運四葉送你!許下四個願望,我會替你實現的!」金髮男孩抓著灰髮男孩的小手,將四葉塞進灰髮男孩手中。


       「遊君願意嗎?很辛苦找到的……」


       「不會辛苦,為了泉哥哥。啊!最後一個願望要等長大後想許才能許喔。」男孩笑著閉上眼,開始緩緩唸出自己的三個心願。


      ——「第一個願望,希望遊君能夠永遠待在我身旁。」

      ——「第二個願望,希望遊君長大讓我嫁給你。」金髮男孩微微紅了臉。

       ——「第三個願望,希望遊君……能夠陪我活到老。」灰髮男孩張開眼睛,看見金髮男孩已經羞紅臉愣著。


       「遊君?我許完願望了。要替我實現喔?」灰髮男孩惡趣味再提醒了一次。


      「泉哥哥……都許了關於我的願望沒關係嗎……我會實現的。」金髮男孩跟灰髮男孩勾勾小指,他們相視而笑。

-

       時光飛逝,如今當年的灰髮男孩已經高中三年級,金髮男孩已經高中二年級,兩人實現當初的願望,去體驗了高中生特別的結婚典禮體驗營。


       在典禮裡,銀髮少年許下童年四葉的最後一個願望——「我希望,遊君能夠讓我幸福。」


       「請問,瀨名泉前輩、泉前輩,你願意嫁給我嗎?」單膝跪在紅毯上,金髮少年——遊木真,露出了一生中最幸福的笑容,實現了銀髮少年的所有願望。


       「我願意——」銀髮少年——瀨名泉,笑著接受銀戒指的束縛,得到了當初童年的願望回禮。

—Fin—

國一累得跟條狗一樣

最近課業稍忙所以追蹤我的夥伴們體諒我沒時間造糧(跪

【泉真】七夕情人節

*OOC屬於我
*因為很趕於是沒放多少糖QwQ



















話說,今天是七夕情人節呢,雖然是國外的節日,不過節日名稱聽起來相當浪漫。不知道泉前輩今天有沒有休假,都在國外出差兩年了,今年也說要回來,不知道是真是假——
兩年沒見到泉前輩了,真的……有些寂寞呢。這次會回來嗎?



街道上的浪漫情歌播放著,畫著一些愛心的氣球掛在甜點店招牌四邊,因為是情人節街上形成了一對對的情侶。晚上六點,遊木真躺在家裡閒著沒事,他無聊便走到窗前眺望城市的夜景,皺起眉頭覺得路上成堆的情侶恩恩愛愛相當煩人,整條街道都有粉色冒滿愛心的光在刺著眼睛般。



隨意的目光停留在一個白髮男子身上,真看著他急急忙忙地從花店衝出來,手上抱著一大束鮮豔的紅玫瑰,中間還有兩隻小熊互相依畏著,接著白髮男子跑到了在街邊樹下等待著的褐髮男子旁,白髮男子停也沒停就撲抱上去——這樣的景象讓真想起他與他的戀人互動也是如這樣甜蜜,心頭揪緊了一瞬,想念著戀人未出國工作的過去,他走回沙發上滑了推文,那人沒有發佈任何的近況。



「今天還會回來嗎?」真細唸出這段文字,眼睛有些睡意地閉上,在這時段他墜入夢鄉,手裡亮著的手機螢幕是與戀人瀨名泉的合照,眼眶濕潤的稍稍溢出些淚水,停留在臉頰上。



喀啦——



大門開啟的聲音有些驚擾到真的神經,不過沒醒來。「遊——君……」行李箱拖拉的碰撞,熟悉的暱稱,讓真在夢裡的微笑對應到現實中,踏進門的泉看到真睡著在沙發也就閉上原本開心的呼喚聲,將行李箱放置在靠牆位,泉走向沙發帶著些微不快樂的心情看著真的臉,用手指擦下戀人臉上的淚水,「遊君,我回來了。」



聽見呼喚,真只是瞇著眼看了眼前的人,伸出手亂揉一把泉的頭髮和臉頰,「泉前輩……?這個夢境真好呢……」他將頭拉向自己,泉有些重心不穩地扶著真的身體側邊空位,大力靠到額頭後,真痛醒來了。



「嗚哇!痛!」再次地猛力起身又撞著頭,兩人撫摸額頭直到疼痛減緩,真終於看清這是現實而不是夢境。「真的是泉前輩……嗎?」眼睛迅速聚集了水氣,得到回答之後手只有抹掉眼淚的工作。



「遊君,我出差結束了,今天是七夕情人節,就像傳說的牛郎和織女一樣,我們兩年沒見了,今晚要好好慶祝呢。」抱住沙發上溫暖的人兒,泉埋在真頸窩裡嗅了一遍兩年沒見的戀人的氣息,感到安心般湊上前吻了許久。



—Fin—

方便留評論喜歡按愛心(`・ω・´)و♡

【真泉】蘋果糖

*OOC屬於我

*遊木真強勢注意!


















       夜晚的夏日祭典中,點點燈火閃耀著,紅、橘、黃三色的光源彷彿爭奪著讓人們視線能夠更加清楚。人山人海的擁擠,讓遊木真和瀨名泉緊緊牽著對方的手,靠著對方的側身絲毫沒有距離。


       各式各樣的攤販小吃色香味俱全擺在道路兩旁,泉一眼都不瞄,只顧看著身旁的真有沒有被人海沖走。


       「遊君一直看著蘋果糖的攤位是想吃嗎?」泉摩搓真支撐著和服的肩膀,和服差點滑下,他在真眼前揮了揮手,真收回落在攤子上的目光。


       「誒?泉前輩怎麼知道我想吃……難道我的意識太明顯了?」扶了肩膀的和服,真搔搔臉頰,感到羞恥般臉紅起來,「那泉前輩,我可以吃嗎?」平常都是泉在幫忙管理卡路里,他想肯定不會答應的。


       可能是夏日祭典氣氛渲染,可能是一時之間心軟,泉拉著真走向蘋果糖的攤位,「遊君真可愛,竟然想吃蘋果糖,像小學生一樣呢——」接過付了錢的蘋果糖,泉笑得燦爛。


       被日光燈照到亮晶晶反光的蘋果糖,有些融的裹糖外殼看起來似乎讓蘋果糖美味升了好幾等。真吞了一口口水,靠近泉的手咬了一口蘋果肉下來。


       「泉前輩說我可愛?」真稍微低下頭用和服袖子遮住了世人往這邊看的視線,將蘋果用嘴遞向了泉,輕吻住柔軟的唇,「泉前輩……你這樣比我可愛吧?」


       心臟的聲音在耳朵裡繞著——撲通撲通。泉的臉燒起火般的熱燙似的,「——遊、遊君!分明就是……」雙手胡亂將臉埋住,嘴巴慢慢咀嚼著戀人傳過來的蘋果糖——甜蜜摻點幸福的滋味在口腔裡散開。


       「泉前輩,還要去吃什麼呢?」面不改色的牽起泉的手,藏在和服布下,真露出得逞的笑容,身後的泉還愣愣地吞嚥著蘋果,臉上紅熱消退不下。


       「泉前輩不答話是要先回家嗎?還是有什麼『事』?那我們就回家吧,明天再來仔細逛逛。」


       以往的夏日祭典,兩人分開著跟朋友一起過。


       不過——

       自從瀨名泉畢業後,兩人不再隱瞞自己對對方的愛,他們在一起過了最滿足最快樂的夏日祭典。


—Fin—


方便的話求評論٩(๑òωó๑)۶

喜歡的話,麻煩按個心心或讚讚!❀

我只是孤獨

或許以後都會寫【真泉/泉真】向都可以的文了!真泉小夥伴求抱抱qwq

然後泉真棒!!(#

【泉真】遊君,一起去買內褲吧?

*OOC屬於我

*管他的題目放飛 (生無可戀臉)









「遊君——我們今天一起去買內褲吧?」



一切的起始,在昨晚瀨名泉的惡趣味之下,遊木真的內褲破了一個洞,而那個洞破在了男人私密的地方,咳嗯……屁股的器官。



「不用了吧……我自己去——」



「遊君不要害羞,兄弟一起挑內褲不是很親密嗎!」泉的臉泛起不明的紅暈,可能是變態才會泛起的紅暈吧,而且那兄弟啥的,真只能忍下吐槽的激動。



真看著泉拿起那條內褲,盯的愣了,昨晚記憶絲絲浮起,尤其是那個被剪刀剪掉一個洞的地方。



「泉前輩給我!」真搶走那條內褲,在泉想要把鼻子湊過去聞得時候緊急搶走。他將內褲丟進浴室垃圾桶,就算是泉前輩也不可能從這麼骯髒的地方撿東西吧——他天真地想。



於是,他們踏上了購買內褲之旅,泉一臉開心樣,真沒希望的眼神放空。在路上的親密舉動,有些女粉絲認出來但識相不靠近,就在路邊發發瘋就好。一路無阻礙的到了百貨公司第七層,販賣男性貼身衣物的地方。



「歡迎光臨——請問需要什麼嗎?」店員小姐壓住自己興奮的心情,屁顛屁顛地跟著泉和真走進去。「遊君,這件怎麼樣?」泉很淡定地拿起一件蕾絲三角褲。



「泉前輩不要鬧啊,買正常的三角褲就行了!」腦袋見那樣式都快燒起來,真拉著泉快速往三角褲區走,拿了一袋內裝十條白內褲的夾鏈袋便往結帳櫃台付了錢。



此時,泉手上不只拿著蕾絲內褲了,還多了幾件被真拉到櫃台前,路過的幾個情趣櫃子裡順手拿了全身蕾絲套裝加粉色兔子髮箍。



「泉前輩,我去上個廁所,先在這等我。」沒看到泉藏在背後的物品,他離開泉往廁所去了,待真遠的差不多,泉掏起腰包把那些物品全結帳了。



真回來後,果然問了:「泉前輩,怎麼多一袋了?」這時,泉找了個很自然的藉口:「我也買了些東西,回家吧?」



到這裡,真還不知道回家會面臨如何「激烈」又羞恥的運動。



—Fin—


哈哈哈我又剎車啦哈哈哈 (被打

最近忙合本文,可能不會發文,但是有時間我還是會寫得(๑•̀ㅂ•́)و✧

【泉真&真泉】即使在廁所也要堅決不放過


*OOC屬於我
*三小標題我已經無所謂了w
*放開尺度寫吧!!(#





























在夢之咲的下課裡,學生們會通常會做的事大概這幾件:上廁所、幫老師跑腿、準備下節課程的事情等等……


不過,其中的上廁所這件事情可能成為了遊木真最恐懼的事——主要成因就是瀨名泉。


沒錯,在某次「美好」的下課時間裡,真露出不知名笑容地拿出手機開始滑,滑不到一半,尿意便不看時間的來了。


「啊啊!這節是最長下課時間的說,只能先收起手機去廁所了……」真看了眼手機的時間,嘆口氣地關起屏幕放進口袋,站起身走出教室。


一路看著指示的掛牌,他在二年級那層樓找到廁所,不過門口擋著告示牌,上頭寫了「打掃中,請勿進入」。


「居然這樣——要不去看看一年級的吧。」真在心中想著再沒廁所就只能去那危險的三年級樓層了。


一路沒有感覺到任何可疑的視線,真偷偷摸摸的看了轉角的走廊,確認沒有「他」才放心走去。


由於是下課時間,在走廊間遇到位認識的一年級學弟,仙石忍。


似乎在練習隱身術,忍很開心地跑到真面前晃來晃去,「遊木學長,看不到在下對吧!嘻嘻嘻——」忍天真地問著真。


唉……?要不要講呢,感覺講了似乎會壞他的心情……嗯——唔——算了,裝作沒看到!我真善良呢,不對,我現在要先去廁所才行。


一番內心戲過後,他繞過忍繼續前往廁所,但是遠遠聽到一句,讓他忍耐著吐槽的苦心全白費了。


「同學請借過!我要去找大將了!」
「哇啊!原來在下根本沒成功,遊木學長你應該提醒在下的……」某位黑髮挑染紅髮的男學生未看到忍就將他推到一旁衝過去。忍只覺得臉有些熱,有些羞恥。


仙石君抱歉!我不忍心戳破你啊——
真加快腳步離開尷尬的現場。


當真看到廁所的時候,又失望一回,牌子上只寫了「勿進入,維修中^_^」是的,那個顏文字讓真第一次覺得煩。


「嗚……真的要去那三年級啊——」認命的轉回三年級樓梯方向,真抓衣角咬牙就踏上那危險的區域。


唔誒!馬上就感覺到奇怪的視線了……泉前輩不在這對吧……?不、不行,我要趕快回教室才行,不然這節下課就要沒了……


真左看右看就是沒看到熟悉的身影,反倒令他懷疑,隨便靠個柱子,他喘口氣便放心往廁所走去。


泉前輩不在呢……我為什麼要想他啊!不在也好——


進廁所後就解了褲鏈,但是身旁有一人慢慢潛到旁邊空位,真不知情放鬆繼續動作。


「同學——上廁所嗎?」
「是啊,在這裡……啊啊啊泉前輩——!我要走了——別抓那裡很痛啊!」意外出現的人類瀨名泉抓了他的下身。


果然!泉前輩果然會出現——唔啊……早知道就……


「遊——君!繼續上啊?我幫你抓著,哥哥會幫你的——」泉握著的那隻手不安份開始亂搓揉,「遊君的●●好——」


「閉嘴啊泉前輩!還、還有……不要再摸了……不然……」


「不然怎樣?遊君沒關係,處男就浪費在我身上吧,哥哥會相當開心喔喔喔喔!」


「我不會開心啊……唔誒?住手泉前輩!真的會——!」


我再也不想來三年級上廁所了,即使所有的廁所都壞掉我也不會來這上。


之後的時間,泉讓真上課遲到了半小時,並且是扶腰遮面悄悄溜進去的。


—Fin—


我就是不寫車!(艸

最後扶腰進去的是誰可以自己決定w

方便的話可以留言讓我更有動力٩(๑òωó๑)۶